可乐术

关于两月前的抄袭

这真是给脸不要脸啊🙄🙄🙄


羊角数枝梅:

其中某位作者,在我实在受不了把你拉黑了以后,你亲友亲自上门跟我大义凛然了一大堆你们不支持并反感抄袭狗的行为,然后被我打脸还在互赠礼物的事实。我说了可以把消息记录放出来让你们里外不是人,但是我当无事发生忍了,结果最后你们还是站队抄袭狗一口一句“没有资格判断别人抄没抄”。


抄袭狗是你们小姐妹,没那么大脸逼你们出来六亲不认,但也不要一面给抄袭狗出着主意,一面拉拢被抄袭的人。


所有CP粉籍啥的我都不care,我只是单纯恶心口口声声“不会善罢甘休”“哪里摔倒就在哪里打滚耍赖”的抄袭狗,和维护抄袭狗的你们罢辽。


望北之川:



没想到抄袭的事情,到现在还在闹腾。


首先,我是看到了很多聊天记录,没错。


谁在跟田心亲亲抱抱,谁在安慰田心,谁在怂恿田心来找我要调色盘,谁在我把田心挂出后还在蹦得老高,谁在评论里是装路人实亲友帮田心说话,谁一边说羊角太太好棒棒,兔子太太写的文好好看,然后一边在群聊里说:


调色盘发出来前:


“跟兔子太太谈谈啊,她人这么好不会介意的,说清楚就好”


“我来做个调色盘,证明你没抄袭吧”


“田心还有那么多情节都不一样”


“她那个调色盘做得太巧妙太误导了,避开了不一样的地方”


“就模仿啊,没什么吧”


“谁都是先从模仿自己喜欢的太太开始的”


“只要态度好,不商用,都会被谅解的啦”


“羊角太太过头了”




 调色盘发出来后:


“她这样概括pwp,很多文都可以撞了”


“她(调色盘)这个概括不对,有点那啥,太笼统了”


“还有和她说,抄袭她的文都是傻逼,身边很多基友都是TSN圈的”


“不可能傻到抄一个圈子啊”

       
“而且没做过就是没做过,这个真的太憋屈了”







相信吗,以上全部,都是TSN的作者。


当路人在为抄袭鸣不平的时候,在田心串通其亲友恶意举报我和羊角,恶意举报挂抄袭lof的时候,你们猜TSN的这几个作者在做什么?


TSN圈的这几个作者在对抄袭者“亲亲抱抱,么么哒,早点睡不要看评论”“过几天就没事了”。


恶心吗?


反正我觉得挺恶心的。


对了,还有,联通EM,说EM太太温柔,不像某人,还有微博内涵我得理不饶人,说鉴抄袭自由心证的。


有一个算一个,我也全部都知道。


有一个算一个,我全部都记在心里,没错,除了田心,我说的就是TSN的那几个妹子。


你们站队田心,跟我没关系,是你们的自由。


你们一边看着ME,一边跟EM太太玩,跟我没关系,是你们的自由。


但所有一切,都让我挺恶心。


 


但是我一直没说话。


是因为不想把事情再扩大,我觉得抄袭事抄袭毕,至于我喜欢谁恶心谁,是我自己的事情。


我喜欢谁我会让她知道,但我厌恶谁对方没必要知道,况且我和那几个妹子连话都没说过,连交情都谈不上。


纯粹就是,我看完了大部分的聊天记录,然后自己产生了判断,同时在情绪上厌恶田心,连带着厌恶其亲友。


仅此而已。


我能看到很多群聊的原因,站在他们的角度的“友情”层面上并不是值得推崇的事情,所以我从来没有说过什么。


但是另一方面,站在我自己的角度,却确实让我很感谢,对我来说是她在三观和所谓的“友情”上做出了偏向我的抉择,使我认识到了一些人会说什么话。


我理解你们跟田心的亲友关系,但是你们也理解一下我连带着厌恶的心情。


最后,只想说三点。




1,抱歉我挂一个抄袭,却引出圈子这种事。


2,我的一切观点,来自于我自己基于事实的判断,而非谁的挑唆。


3,以上一切跟亲友属性是EM还是ME还是EME还是MEM,毫无关系,仅针对抄袭言论。




orangejuicy:

可爱眼眸中的纯粹真的是一点都没变。

白真的爱好

重看4S,真是笑死我了,弹幕是亮点啊,真真你平时看的话本类型很特别啊



暮云弟弟你到底是嫌弃那张床还是嫌弃你哥啊?

嗯,我是哥哥,听我的,我好奇你俩上下问题是不是也是这么决定的




嫌弃归嫌弃,最后还不是睡了






被删掉的塑料花

37-44山洞 日 内
人物:白衣暮云 ;紫衣商睿 ;赤衣磬儿

白衣暮云找到了紫衣商睿的藏身之处。

白衣暮云:呵,堂堂酋魔竟然躲在这种鬼地方!

赤衣磬儿作势要教训白衣暮云:竟敢对君尊无礼!

紫衣商睿:磬儿,你先出去吧,我这个义弟看来是专程来质问我的。

赤衣磬儿离开山洞。

白衣暮云(心魔)怒:你竟敢让磬儿冒充我去屠村,诱骗焉逢来杀我?!

紫衣商睿:你既然知道了,何必质问本尊。

白衣暮云(心魔):我倒是要好好问问你,你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能控制我的身体?!

紫衣商睿:你的身体?不要忘了,你不是徐暮云,你只是心魔。如果不是本尊使计,徐暮云的意识又怎么会消失?你又怎么能完全占据这具身体?你应该感谢本尊。

白衣暮云(心魔):谢你?!你一而再再而三算计我,背叛我,竟然还想让我谢你?!

紫衣商睿:本尊当年能救你,如今就能杀你。

白衣暮云(心魔):你——!

紫衣商睿玩弄傀儡,冷笑:你和焉逢都不过是本尊手中傀儡。本尊要你们活,你们就能活;本尊让你们今日死,你们就休想看见明天日出。暮云,你逃不出本尊的手掌心。有时候,本尊还真想念曾经的徐暮云……

白衣暮云(心魔):因为他足够蠢?蠢到被你这个魔头骗了十多年?!

紫衣商睿:本尊喜欢聪明人,但更喜欢蠢货。

白衣暮云(心魔):你完全可以用“傀儡术”控制我,让我直接杀了焉逢,这样轩辕剑就能合一,你的心愿就能达成。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用?酋魔,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紫衣商睿:本尊有的是时间。你想玩?本尊可以奉陪到底。

白衣暮云(心魔):恐怕,不是你不想控制我。而是……你没办法随时控制我。

紫衣商睿:此话怎讲?

白衣暮云(心魔):“傀儡之术”有使用限制,如果使用时间过长,被施术者就会死亡。你怕我还没来得及杀死焉逢,自己就因为受控时间过长而死。我说的对吧?

紫衣商睿:贤弟,如果你喜欢被控制,本尊也可以成全你。

白衣暮云(心魔)怒,欲斩紫衣商睿。

赤衣磬儿入内,护住紫衣商睿。

紫衣商睿:磬儿,你何必多此一举,他杀不了我的。

赤衣磬儿:君尊——!

紫衣商睿低声:他说的不错,“傀儡之术”太过阴毒,长期施展会损伤他的身体。

赤衣磬儿低声:那君尊也不能任他欺辱啊。

紫衣商睿低声:本尊自有分寸。

赤衣磬儿:君尊,焉逢他们也到附近了。

紫衣商睿:来得正好。

紫衣商睿缓缓取出傀儡,冷笑。

紫衣商睿:你不是想让我控制你吗?本尊成全你。

白衣暮云(心魔)大惊,欲逃。

紫衣商睿施展“傀儡之术”,白衣暮云(心魔)遭操控。

紫衣商睿:去,给本尊杀了焉逢。

白衣暮云(心魔)点头,麻木地走出。

赤衣磬儿:焉逢向来诡计多端,绝不会这么轻易前来送死。我怕他另有图谋。

紫衣商睿:恐怕他们是想诱暮云脱离本尊“傀儡之术”的控制范围。

赤衣磬儿:那……君尊为何还敢让暮云走?

紫衣商睿操控傀儡,冷笑:磬儿,你放心。本尊绝不会让暮云远离我的控制范围。

嗯,我想扑倒他

比起果背,我更加喜欢他趴着的这个镜头,细腰翘臀啊





嗯,就是发发看到的剧本,某些人真是又双标又很婊

34-38山道  日  外
人物:焉逢   耶亚希

焉逢耶亚希落地。

焉逢责怪的看了眼耶亚希,转头就往回走。

耶亚希:你要干什么?

焉逢:我答应了使君,今天一定要杀了他!

耶亚希死死抱住焉逢,哭喊:不要走!

焉逢温柔看她,把马鞭交给她:耶亚希,答应我,别管了。

耶亚希:不,我不要!你现在是想杀了他,因为你恨,恨他杀了那么你在意的人。可是杀了他之后呢?你没有那么心狠,你一辈子都会内疚的!

焉逢:难道我就要这样一直逃避下去?

耶亚希:你以为你杀了他就不是逃避了吗?他是你弟弟,他听坏人的话,做了坏事,也有你的责任!你要是担得起这责任,你就应该去教他,让他明白他错了,让他学着做个好人!你以为你杀了他就一切都解决了吗?不!杀了他,你也是个失败的哥哥!

焉逢:耶亚希,暮云他,已经不会悔改了!

耶亚希:你还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

焉逢:我怎么没试?

耶亚希:你哪有试过?你去洛城,是告诉他你要投奔他,你告诉他你要加入铜雀!他怎么知道你心里真正想的是什么?你去刺杀,他只会觉得你骗了他!

焉逢怔。

耶亚希:焉逢,相信我,暮云没有那么坏!你想想,我们在山谷中的时候,他都已经答应你和我们一起归隐了!

焉逢犹豫,许久:可是游兆昭阳商横都死在他手中,横艾也因他下落不明……难道这笔血债就这么算了?

耶亚希:是你告诉我的,你们是在打仗,总会有人死,你们不也杀了他师父吗?

焉逢:那不一样!

耶亚希:怎么不一样?如果你当时知道张晗是暮云的师父,你会手下留情?

焉逢:我……

耶亚希:大丞相都说了,不杀暮云,就拿不下幽山,你当时那么想攻下幽山,你会不杀他吗?

焉逢:我……

耶亚希:你为什么总看到别人的错,看不到自己?他来救你,你却要杀他——你有没有想过你多伤他的心?

焉逢动容,闭目,却道:可惜你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焉逢转身,向回走去。

耶亚希气恼:好!你去!你去杀了他!你去做你的大英雄!我也回去!我劫了法场,我是尧汉的罪人,我回去让他们杀了我!

耶亚希赌气也背身离去。

耶亚希伤心气恼,泪流满面。

突然,耶亚希整个人被焉逢从后面环抱住。

见状,耶亚希更是哭的伤心。

焉逢眼中也闪着泪光。

你的心里只有她,没有我

万万没想到哥哥这句话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的,我还能说什么呢,已经不想吐槽编剧在想什么了。。。。。

小白可真倒霉,被某仙女打了一下反击,一招不慎把人仙女打下去了











你这么无辜的看着我,我真的会心软的

小白就那么看着大紫,大紫就不追究了(虽然是另有所图),一句我信你,真是套路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