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术

白真的爱好

重看4S,真是笑死我了,弹幕是亮点啊,真真你平时看的话本类型很特别啊



暮云弟弟你到底是嫌弃那张床还是嫌弃你哥啊?

嗯,我是哥哥,听我的,我好奇你俩上下问题是不是也是这么决定的




嫌弃归嫌弃,最后还不是睡了






被删掉的塑料花

37-44山洞 日 内
人物:白衣暮云 ;紫衣商睿 ;赤衣磬儿

白衣暮云找到了紫衣商睿的藏身之处。

白衣暮云:呵,堂堂酋魔竟然躲在这种鬼地方!

赤衣磬儿作势要教训白衣暮云:竟敢对君尊无礼!

紫衣商睿:磬儿,你先出去吧,我这个义弟看来是专程来质问我的。

赤衣磬儿离开山洞。

白衣暮云(心魔)怒:你竟敢让磬儿冒充我去屠村,诱骗焉逢来杀我?!

紫衣商睿:你既然知道了,何必质问本尊。

白衣暮云(心魔):我倒是要好好问问你,你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能控制我的身体?!

紫衣商睿:你的身体?不要忘了,你不是徐暮云,你只是心魔。如果不是本尊使计,徐暮云的意识又怎么会消失?你又怎么能完全占据这具身体?你应该感谢本尊。

白衣暮云(心魔):谢你?!你一而再再而三算计我,背叛我,竟然还想让我谢你?!

紫衣商睿:本尊当年能救你,如今就能杀你。

白衣暮云(心魔):你——!

紫衣商睿玩弄傀儡,冷笑:你和焉逢都不过是本尊手中傀儡。本尊要你们活,你们就能活;本尊让你们今日死,你们就休想看见明天日出。暮云,你逃不出本尊的手掌心。有时候,本尊还真想念曾经的徐暮云……

白衣暮云(心魔):因为他足够蠢?蠢到被你这个魔头骗了十多年?!

紫衣商睿:本尊喜欢聪明人,但更喜欢蠢货。

白衣暮云(心魔):你完全可以用“傀儡术”控制我,让我直接杀了焉逢,这样轩辕剑就能合一,你的心愿就能达成。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用?酋魔,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紫衣商睿:本尊有的是时间。你想玩?本尊可以奉陪到底。

白衣暮云(心魔):恐怕,不是你不想控制我。而是……你没办法随时控制我。

紫衣商睿:此话怎讲?

白衣暮云(心魔):“傀儡之术”有使用限制,如果使用时间过长,被施术者就会死亡。你怕我还没来得及杀死焉逢,自己就因为受控时间过长而死。我说的对吧?

紫衣商睿:贤弟,如果你喜欢被控制,本尊也可以成全你。

白衣暮云(心魔)怒,欲斩紫衣商睿。

赤衣磬儿入内,护住紫衣商睿。

紫衣商睿:磬儿,你何必多此一举,他杀不了我的。

赤衣磬儿:君尊——!

紫衣商睿低声:他说的不错,“傀儡之术”太过阴毒,长期施展会损伤他的身体。

赤衣磬儿低声:那君尊也不能任他欺辱啊。

紫衣商睿低声:本尊自有分寸。

赤衣磬儿:君尊,焉逢他们也到附近了。

紫衣商睿:来得正好。

紫衣商睿缓缓取出傀儡,冷笑。

紫衣商睿:你不是想让我控制你吗?本尊成全你。

白衣暮云(心魔)大惊,欲逃。

紫衣商睿施展“傀儡之术”,白衣暮云(心魔)遭操控。

紫衣商睿:去,给本尊杀了焉逢。

白衣暮云(心魔)点头,麻木地走出。

赤衣磬儿:焉逢向来诡计多端,绝不会这么轻易前来送死。我怕他另有图谋。

紫衣商睿:恐怕他们是想诱暮云脱离本尊“傀儡之术”的控制范围。

赤衣磬儿:那……君尊为何还敢让暮云走?

紫衣商睿操控傀儡,冷笑:磬儿,你放心。本尊绝不会让暮云远离我的控制范围。

嗯,我想扑倒他

比起果背,我更加喜欢他趴着的这个镜头,细腰翘臀啊





嗯,就是发发看到的剧本,某些人真是又双标又很婊

34-38山道  日  外
人物:焉逢   耶亚希

焉逢耶亚希落地。

焉逢责怪的看了眼耶亚希,转头就往回走。

耶亚希:你要干什么?

焉逢:我答应了使君,今天一定要杀了他!

耶亚希死死抱住焉逢,哭喊:不要走!

焉逢温柔看她,把马鞭交给她:耶亚希,答应我,别管了。

耶亚希:不,我不要!你现在是想杀了他,因为你恨,恨他杀了那么你在意的人。可是杀了他之后呢?你没有那么心狠,你一辈子都会内疚的!

焉逢:难道我就要这样一直逃避下去?

耶亚希:你以为你杀了他就不是逃避了吗?他是你弟弟,他听坏人的话,做了坏事,也有你的责任!你要是担得起这责任,你就应该去教他,让他明白他错了,让他学着做个好人!你以为你杀了他就一切都解决了吗?不!杀了他,你也是个失败的哥哥!

焉逢:耶亚希,暮云他,已经不会悔改了!

耶亚希:你还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

焉逢:我怎么没试?

耶亚希:你哪有试过?你去洛城,是告诉他你要投奔他,你告诉他你要加入铜雀!他怎么知道你心里真正想的是什么?你去刺杀,他只会觉得你骗了他!

焉逢怔。

耶亚希:焉逢,相信我,暮云没有那么坏!你想想,我们在山谷中的时候,他都已经答应你和我们一起归隐了!

焉逢犹豫,许久:可是游兆昭阳商横都死在他手中,横艾也因他下落不明……难道这笔血债就这么算了?

耶亚希:是你告诉我的,你们是在打仗,总会有人死,你们不也杀了他师父吗?

焉逢:那不一样!

耶亚希:怎么不一样?如果你当时知道张晗是暮云的师父,你会手下留情?

焉逢:我……

耶亚希:大丞相都说了,不杀暮云,就拿不下幽山,你当时那么想攻下幽山,你会不杀他吗?

焉逢:我……

耶亚希:你为什么总看到别人的错,看不到自己?他来救你,你却要杀他——你有没有想过你多伤他的心?

焉逢动容,闭目,却道:可惜你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焉逢转身,向回走去。

耶亚希气恼:好!你去!你去杀了他!你去做你的大英雄!我也回去!我劫了法场,我是尧汉的罪人,我回去让他们杀了我!

耶亚希赌气也背身离去。

耶亚希伤心气恼,泪流满面。

突然,耶亚希整个人被焉逢从后面环抱住。

见状,耶亚希更是哭的伤心。

焉逢眼中也闪着泪光。

你的心里只有她,没有我

万万没想到哥哥这句话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的,我还能说什么呢,已经不想吐槽编剧在想什么了。。。。。

小白可真倒霉,被某仙女打了一下反击,一招不慎把人仙女打下去了











你这么无辜的看着我,我真的会心软的

小白就那么看着大紫,大紫就不追究了(虽然是另有所图),一句我信你,真是套路太深了












昨晚你开心吗?

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我简直觉的这个耶亚希就是我穿越过去的了,太懂了!














PS:,之前劫狱躲过追兵的是不是删了,还是没有演到啊,昨晚一个空镜就到小木屋了?徒维特地说的准备了马,都不用了?

我弟在床上不听我的,怎么办?

我真的是很正直的描述一本正经的剧情,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