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术

我也来一个年龄猜想吧

剧里面:一九零三年,日本人大谷光瑞以宗教考察为由进入中国腹地,进行地理勘探的情报工作。在途经中国长沙时,其中一支探险队分支跟随日商鸠山美志,在长沙北部的一座山镇内,停留了约三个月的时间。一整支考察队进入,却只有六人归来。一周后,鸠山美志向日本日清贸易研究所转外务省提交了一份报告,报告提及这山镇底下埋藏的东西,史称鸠山报告。


一九三三的一个夜晚,一辆诡秘的火车驶进长沙站,惊醒了在值班室熟睡的守夜人。守夜人顾庆丰好奇之下,上前查看这辆突然进站的列车。顾庆丰抹开满布灰尘的车窗,里面挂着的尸体把他吓了个半死。






书里面:1903,日本人大谷光瑞,以宗教考察的名义进入中国腹地,进行地理勘探方面的情报工作。在途径中国长沙时,他所带领的探险队分支,在日本商人鸠山美志的带领下,在长沙城北一百六十公里的一座山镇里停留了将近三个月时间,离开的时候,考察队只剩下六个人。一周后,鸠山美志向日本日清贸易研究所转外务省提交了一份16页的报告,史称鸠山报告,报告中提到了这个山镇底下埋藏的“东西”。


1949年8月4日,国民党长沙绥靖公署主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潜,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在长沙起义,湖南长沙和平解放。第二天第四野战军进入长沙。当天晚上,我作为中央特科长沙部门的负责人,紧急召见了一个老人,谈话3个小时。


这个老人的名字叫做顾庆丰,从23岁起,就是长沙老火车站的看更,我向他问起了10多年前长沙火车站发生的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从老人的叙述中,我逐渐看到了当年那件传播甚广、神乎其神的诡异事件的开端。


在老人的回忆中,那一天长沙刚刚入冬,已是十分寒冷。日本人已经打到长沙附近,城里十分萧索,西南有亲戚的人都投奔亲戚去了。运力有限,入冬之后往西南都是山体滑坡,很多人走了又被困了回来。


顾庆丰当时还是个中年人,负责在卖票室值班。那天晚上,那列黑色的076开进站的时候,正好是他当值。那个时候,应该不会有火车靠站,他也没有提前收到任何的通知。



剧里面的1933比1949早了16年,这跟书里面“我向他问起了10多年前长沙火车站发生的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吻合,我按照这个来推算年龄


八爷

齐铁嘴又掐指算了一下,说道:“属蛇的,属龙的,属猴的,属虎的,属狗的,都退出去。有没有属鸡的?”

几个亲兵面面相觑,都摇头,齐铁嘴呸了一口,心说自己属鸡,自己来吧,带上手套就小心翼翼的把一具尸体翻了过来,翻到了正面。



属鸡的出生年份:1909 1921 1933

那么八爷的年龄:24 12 0


一眼排除法剩下的就是24岁,1909年出生的了2333333


在来看看八爷对孩子的年龄定义:


张家的小孩,之前听佛爷也说过几次,说在东北族楼,对张家孩子的训练非常严苛,那些孩子的喜怒哀乐大多都已经消失了。在长沙出生的一代虽然同样严苛的训练,但心性上软弱了很多。


齐铁嘴识人面相,一看就知道佛爷说往事有很多保留,但对于孩子这一说,应该还是有感而发。不过齐铁嘴认为孩子就应该软弱点,如果有一个孩子从小就冷静异样,这孩子的一生,恐怕会凄惨而不自知。


“哦,我看,我看。”齐铁嘴这才转过来,和亲兵对视了一眼。心中凛然,这孩子年纪很小,估计才十六七岁,张家人果然人丁凋零。佛爷你不生个二三十个,你这一身功夫将来传给谁?


睡前,他问了佛爷那小孩到底摸到了什么,才会如此害怕。


一路行到了张启山的办公室,另一个士兵和他擦身而过离开了办公室,一晃看到士兵的脸,和刚才探洞的小鬼很是相似,估计是嫡亲的兄弟,年纪要大一些,齐铁嘴心中难过。现在中国,多少这样的孩子,连命都没有保住,战事逼近,也许下次见这孩子,就是在战场上。


这几段描述看来八爷眼中的孩子应该是不超过十八~二十岁


副官

“铁水封棺,铁皮上刻了字,这些这是火车上挂镜子的那个高人刻下来的。”齐铁嘴擦了擦眼睛戴上,露出风水先生特有的那种表情:“脚下三步内必有铁钉,副官,现场属蛇的,全部撵走。”


说罢低头,张启山退开几步,果然,两人都看到棺材四周的椁面上,钉满了一圈钉子,将石棺围在其中。


佛爷,我属蛇的。”副官小声道,张启山差点笑出来,随即冷笑:“张家人八字不硬的都死在东北了,给我呆着,你都没被我克死,谁都克不死你。”


属鸡的出生年份:1905 1917 1929 


那么副官的年龄:28 16 4


一眼排除了4,那么副官就剩下1905和1917了


书里面我选副官28岁比八爷大四岁,剧里面我选16岁比八爷小八岁23333333


书里面的副官描述:


这副官也姓张,平日里少言寡语,据说是佛爷从东北带来就一直带在身边的,不好得罪,佛爷派他出来接人也是少见。齐铁嘴下车就点头,副官很恭敬:“八爷,佛爷让你尽快,听说您还没上早,咱们暂且忍忍,宅里已经炖了猪蹄莲藕,咱们完事回去给您伺候着吃顿结实的。”


对比上面八爷眼中的孩子,到目前为止不管是旁白描述还是日常互怼活动八爷直接间接对副官完全没有孩子相关的感想,再加上和其他张家亲兵孩子的对比,副官应该比那些孩子大,另外还有个关键点:

齐铁嘴也不理他,默默道:“佛爷在,佛爷把着场面,我只要敲敲边鼓就行了,佛爷不在,我们这里得有人撑场面。”说完微微一笑,似乎是说难道靠你?副官也一笑,心里知道九门老八底子里绝对不是个小算命的,压了压舌帽檐低头道:“是,八爷,有事你吩咐。”


所以书里面我选了副官1905出生,28岁


剧里面的理由感觉不用说了,看脸哈哈哈哈哈哈


佛爷:书里面目前为止还没有提到生肖,反正八爷都骂佛爷东北老帮菜了,按照副官28岁的话,佛爷比副官大(这个应该是大家共识吧),那佛爷估计是30+往上走,嗯小于50岁我觉得我这句话也是废话哈哈哈哈

正说着,副官回来,带回来一个脚夫模样的中年人,张启山眼睛一亮,翻坐起来,“老倌,怎么样?”

老倌:①形容年过半百的老头,都用于南方方言中。


最后算是花絮吧


齐铁嘴拿过片甲片看了半天,摇头:“甲骨学最老资历,是江苏淮安的罗雪堂,罗老现在在满州,是叙勋的一位,已经跟了日本人。罗雪堂办有东文学社,有一学生王国维,也是甲骨学的大家,民国十六年在颐和园跳湖自沉了,罗老持的丧。现在如果要找,还有一位董作宾先生,现在正在长沙,此前我有一批甲骨,正好卖给这位先生,不过他马上要启程去昆明。不过他不喜欢当兵的,我可以替佛爷去拜会一下。”


民国十六年我百度换算了一下是1927年,那一年八爷18岁



评论(4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