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术

无聊的做对比3

无聊的我又来了,这次看到了11-23章,添加删减个别字的就不放上来了,21和22改动比较多点

无聊1

无聊2


第十一章


微信:张家人显然对此有经验,

微博:张家人显然对此有所经验,


微信:副官非常小心,将古尸从后背到腰部解开,里面都是沥青一样的东西,只有少许水分,像快干透的粥。

微博:副官非常小心地,将古尸从后背到腰部解开,里面都是沥青一样的东西,只有少许水分,像快干透的粥一样。


微信:顶针在古代做针线的时候,套在中指的第二节手指,用来做保护,使得绣针可以刺破厚的衣服,而不会因为无法控制力道刺入体内。这是一根大户人家用的银质顶针,如今已经发黑了。

微博:顶针在古代做针线的时候,套在中指的第二节手指,用来做保护使得绣针可以刺破厚的衣服,而不会因为无法控制力道刺入体内,大户人家有银质的顶针,如今已经发黑了。


第十三章


微信:张启山心中有事,加上对于飞鞭并不熟悉,所以这一鞭子打来,他虽然已经躲过,但方寸之间还是被刮到了一下。

微博:张启山心中有事,加上对于飞鞭并不熟悉,和所以这一鞭子打来,张启山虽然已经躲过,但方寸之间还是被刮到了一下。


微信:金丝豹踹翻座位就围了上来,

微博:他的手下踹翻座位就围了上来。


微信:看张启山瞪着他,扬鞭子就要劈头盖脸再抽,一边的副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的身后,枪管子一下对准了他的太阳穴。

微博:看张启山瞪着他,杨鞭子就要劈头盖脸再抽,一边的副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金钱豹的身后,枪管子一下对准了他的太阳穴。


微信:也是个人物,竟然立即就反应了过来,鞭子扬了起来,就硬生生没敢放下来。

微博:金钱豹也是个人物,竟然立即就反应了过来,鞭子就这么扬了起来,硬生生没敢放下来。



微信:眼见他的嘴唇发抖,咬牙切齿,显然是内心的戾气一点也没有消,

微博:见金钱豹的嘴唇发抖,咬牙切齿,显然是内心的戾气一点也没有消失,


微信:副官会意,对道:“算你们运气好,滚。”

微博:副官会意,对金钱豹道:“算你们运气好,滚。”


微信:张启山没有理他,对着张启山喊道,“我说是什么人排在我前头,军爷,长沙九门张大佛爷是我拜把子兄弟,您给个名号吧,让兄弟是哪路军爷,咱们有来有往,来日方长,老子不吃吐不出来的亏。”

微博:张启山没有理他,金钱豹对着张启山喊道,“我说是什么人排在我前头,军爷,长沙九门张大佛爷是我拜把子兄弟,您给个名号吧,让兄弟是哪路军爷,咱们有来有往,来日方长,老子不吃吐不出来的亏。”


第十四章


微信:

如若是在平时,他肯定能明白这管家,绝不是省油的灯。但如今几杯酒下肚,又被人侮辱,心中的邪火一下就上来了。

微博:

如若是在平时,他肯定能了得这管家的功夫,绝不是省油的灯。但如今几杯酒下肚,又被人侮辱,心中的邪火一下就上来了。



微信:

他身边的手下看金钱豹的动作,知道老大动了杀心,都阴沉了下来,纷纷将手伸入褡裢下,管家一看,立即堆笑放下鞭子

微博:

他身边的手下看金钱豹的动作,知道老大动了杀心,都阴沉了下来,纷纷将手伸入褡裢下,管家一看不丢,立即堆笑放下鞭子



第二十章


微信:上头的张家人手就滑了一下,差点脱手。几乎同时,那人就要大叫出来,声音还未发出

微博:上头的张家人手滑了一下,差点脱手。接着,那人就要大叫出来,声音还未发出


微信:副官手中的另一个被吓的半死,也想挣扎,副官紧紧的捂住他,不让他乱动。动作之大,上面的人已经支撑不住,

微博:副官手中的一个被吓的半死,也想挣扎,副官紧紧的捂住他,不让他乱动。两方动作之大,上面的人已经支撑不住,


第二十一章


微信:栈道行人很多,就算是半夜,自己押送几个人也容易被人发现,往下是万丈深渊,虽说不致于下不去,但是,耗费时日也容易出意外。于是上去,偷偷拽了几条麻被破毯下来,将两个日本人对着崖壁直接撞晕,用毯子裹上挂上马,才悄悄翻上山路。偷了齐铁嘴的铁嘴幡开路,装成是湘西背尸的人。

齐铁嘴睡的正香,他也是久惯行走江湖的主,这种地方也睡的踏实。张启山蹲下来看了看他,他感觉到了气息,眨巴了一下嘴转过身去。张启山怕叫醒他惊到其他人,一下被子一卷把他也裹了起来,丢到驴背上。


微博:栈道行人很多,就算是半夜,自己押送几个人也容易被人发现,往下是万丈深渊,虽说不致于下不去,但耗费时日也容易出意外。于是挂在栏杆下,伸手上去偷偷拽了几条麻被破毯下来,将两个日本人对着崖壁直接撞晕,用毯子裹上,才悄悄翻上山路。

齐铁嘴睡的正香,他也是久惯行走江湖的主,这种地方也睡的踏实。张启山蹲下来看了看他,后者感觉到了气息,眨巴了一下嘴转过身去。

张启山不由失笑,怕叫醒齐铁嘴惊到其他人,一下被子一卷把他也裹了起来,丢到驴背上。副官偷了齐铁嘴的铁嘴幡开路,装成是湘西背尸的人就开拔。




第二十二章


微信:“八爷名不虚传啊。”副官喃喃道,凑近井口往下观瞧,里面深不见底,齐铁嘴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

微博:“八爷名不虚传啊。”副官喃喃道,凑近井口往下观瞧,里面深不见底,“那是。”齐铁嘴有些得意,似乎要崩不住自己的正经,忽然看到什么,脸色又变得很难看。


微信:“怎么了?”副官问,齐铁嘴说道:“井口怎么是圆的,穷奇,穷奇应该是方的啊,不对啊。我,我学艺不精。”说着立即掐指去算。副官莫名其妙,他回头掏出火折子,刚转头,忽然就感觉到从井口吹出了一阵风。

微博:“怎么了?”副官问,齐铁嘴说道:“井口怎么是圆的,穷奇,穷奇应该是方的啊,不对啊。”说着立即掐指去算。副官莫名其妙,他回头掏出火折子,刚转头,忽然就感觉到从井口吹出了一阵风。


微信:瞬间就听到井下传来盒子炮的声音,齐铁嘴深吸一口气,掐指算完,有惊无险,叫骂了一声,也一下跳了下去。

微博:瞬间就听到井下传来盒子炮的声音,副官开火了,齐铁嘴深吸一口气,挠头习惯性的找张启山,找了一圈心说糟糕,只得掐指算了算,有惊无险,叫骂了一声,也一下跳了下去。


微信:他爬了上去,一下被人拎了上来,见副官已经脱了上半身的衣服,满身是血,不知道是他受伤还是刚才攻击他的东西。

微博:他爬了上去,一下被人拎了上来,见副官已经脱了上半身的衣服打着火折,满身是血,不知道是他受伤还是刚才攻击他的东西。


微信:副官问他:“井口是圆的意味什么?”齐铁嘴道:“方的是说明下面压的尸,圆的是妖。刚才那只手是黄毛,难道是之前的那只黄仙?”

微博:副官问他:“井口是圆的意味什么?”齐铁嘴道:“方的是说明下面压的尸,圆的我没见过。刚才那只手是黄毛,难道是之前的那只黄仙成精?”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