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术

无聊的做对比4

终于赶上进度了,把24-32章的看完了,感觉眼睛要瞎了

无聊1 

无聊2

无聊3


二十六章


微信:

齐铁嘴的手还是僵硬的举着,微弱的火光照亮不大的方寸,面前三步倒挂的影子,正在一点一点地探过头来。他的脑子无数次的闪过:再腿软就完蛋了……但瞬间又被一片空白代替。

微博:

他的手还是僵硬的举着,微弱的火光照亮不大的方寸,面前三步倒挂的影子,正在一点一点地探过头来。他的脑子无数次的闪过:再腿软就完蛋了……但瞬间又被一片空白代替。


微信:

齐铁嘴事后想,那一刻自己是被魇住了,那影子一点一点靠近,渐渐在他的火折子中露出了面部,但他的眼睛竟然无法聚焦,看不清楚那是什么,呼吸越来越困难,似乎要窒息了。

微博:

那影子一点一点靠近,渐渐在他的火折子中露出了面部,那个瞬间,齐铁嘴的眼睛竟然无法聚焦,看不清楚那是什么。


微信:

这一下砸的他七荤八素,也立即清醒过来,转头就看到砸他的是那位高人的青铜镜,不知道为何掉了下,现在摔在一边。

他心中一松,也不知道是不是高人设置,一松劲一个哆嗦火折子就掉了,瞬间整个空间一片漆黑。

什么都看不到,他的冷汗终于完全发了出来,人一下能动了,凭着最后一点本能,他冲到那个底部有盗洞的尸缸边上,拔腿跳了进去。

就像一门大炮发射,齐铁嘴吱溜一下掉了下去,腾空半秒,重重摔在下面的横木上。


微博:

这一下砸的他七荤八素,当头棒喝,终于清醒过来,转头就看到一只青铜镜滚落一边,原来是高人之前挂在头顶天花板上的,不知道为何掉了下来。那镜子得亏是平拍在他脑门上,要是棱角削下来,肯定插在他脑壳里。

他从惊魇中被砸回神,冷汗终于完全发了出来,人一下能动了,一松劲一个哆嗦火折子就掉了,瞬间整个空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几乎是火折子灭掉的同时,他看到眼前的模糊黑影,忽然蝙蝠一样的整个张了开来。凭着最后一点本能,他猛的一滚到那个底部有盗洞的尸缸边上,头朝下钻了进去。

就像五谷轮回一样,齐铁嘴吱溜一下掉了下去,腾空半秒,重重摔在下面的横木上。


微信:

如他所料,他的脚踝立即就重重的扭了一下,但也顾不了那么多,底下的火折子全部都熄灭了,只能看到远处一点点火光,是副官在往前查探。齐铁嘴立即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朝副官冲了过去。

微博:

如他所料,他的脚踝立即就重重的扭了一下,但也顾不了那么多,底下刚丢的火折子全部都熄灭了,只能看到远处一点点火光,应该是副官在往前查探。齐铁嘴立即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朝副官冲了过去。大喊:“副官,救命!


微信:

他一边叫着一边靠近副官,却发现副官直直的站在那里,竟然没有回头看他。

齐铁嘴不禁有气,跑了过去伸出自己的腿:“副官,你看什么看,快看看八爷我的腿,八爷这次整不好要报销了。”

微博:

他一边叫着一边靠近副官,却发现副官直直的站在那里,完全没有回头看他。

齐铁嘴不禁有气,跑了过去伸出自己的腿,用土话大骂:“你个副官,你咋个搞驼不清,快看看八爷我的腿,八爷这次整不好要搞醉达。”


微信:副官没有回头,而是直直看向前方,似乎被什么东西迷住了,

微博:副官仍旧没有回头,而是直直看向前方,似乎被什么东西迷住了,


微信:

齐铁嘴看得呆了,他同时注意到,那条红线的另一端已经出现了,红线,竟然系在了副官的脖子上。只是上面没有了女人的指甲。

微博:

齐铁嘴看得呆了,他同时注意到,那条红线的另一端已经出现了,红线,竟然系在了副官的脖子上。


微信:

他皱起眉头奇怪想上前仔细看清楚,又被绊了一下。低头看到脚下是生锈的铁轨,修的十分工整,一点也不像临时修剪,立即他又想到了自己的脚,立即慌张道:“我还没死呢,我的脚,先管管我的脚。”

微博:

他皱起眉头奇怪想上前仔细看清楚,又被绊了一下。低头看到脚下是生锈的铁轨,修的十分工整,一点也不像临时修剪,立即他又想到了自己的脚,立即慌张道:“他们死喽我还没死呢,你个副官装个老抠子你回家去装,我的脚,先管管我的脚。”


微信:副官转头看着他,副官一动齐铁嘴就顺势抬头和他对视,那个瞬间我齐铁嘴的汗毛全部炸起,

微博:副官这才转头,副官一动齐铁嘴就顺势抬头和他对视,那个瞬间齐铁嘴的汗毛全部炸起,


微信:

仔细回忆,发现记忆竟然是模糊的,刚才的那一瞬间他自己都不能肯定,齐铁嘴愣了愣,心说难道是看错了,举着火折子往前走去,一边轻声喊道:“副官?”

微博:

仔细回忆,发现记忆竟然是模糊的,刚才的那一瞬间他自己都不能肯定,齐铁嘴愣了愣,心说难道是副官被黄仙附身了?还是他自己看错了,举着火折子往前走去,一边轻声喊道:“副官?”


微信:

“佛爷,佛爷,你们这是要把我煮了吃么?为什么绑我啊?我怎么出来了?副官呢?”齐铁嘴问道,张启山转头,冷冷的看着他,也不说话,副官默默从屋外抓了一只鸡进来,放在他的面前。

微博:

“佛爷,佛爷,你们这是要把我煮了吃么?为什么绑我啊?我怎么出来了?副官呢?”齐铁嘴懒洋洋的问道,张启山转头,冷冷的看着他,也不说话,副官默默从屋外抓了一只鸡进来,放在他的面前。


第二十七章 


微信:

副官从外头提溜着鸡进来,脸色凝重,齐铁嘴已经心觉不妙,感觉要把他和鸡一起炖了。他看着鸡,鸡也看着他,对视了几分钟,他道:“佛爷,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说,这哑谜我猜不出来。”

微博:

副官从外头提溜着鸡进来时候,脸色凝重,一点也不似玩笑,齐铁嘴已经心觉不妙,感觉要把他和鸡一起炖了。他看着鸡,鸡也看着他,对视了几分钟,他的精神更加恢复清明,于是道:“佛爷,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说,这哑谜我猜不出来。”


微信:

副官回头看了一眼张启山,张启山蹲下来,歪头看齐铁嘴,对副官点了一下头,副官过来给齐铁嘴松绑。张启山就道:“你知道你之前做了什么么?”

微博:

副官回头看了一眼张启山请示下一步的做法,张启山蹲下来歪头看了看齐铁嘴的嘴角,对副官点了一下头,副官过来给齐铁嘴松绑。张启山就道:“你知道你之前做了什么么?”


微信:

他本身身上的毛发就细微,腿白藕似的,看不出什么问题。

就开口把自己的记忆全部说了一遍。

微博:

他本身身上的毛发细微,腿白藕似的,看不出什么问题。

心中松了口气,觉得是否是真的被惊魇了,顺口把自己的记忆全部说了一遍。


微信:

“你不如说说你是怎么背我回来的,为何我糊里糊涂就出来了。”齐铁嘴就问。

副官正色道:“八爷,我当时正顺着铁轨往前查探,忽然听到你叫我,

微博:

“你不如说说你是怎么背我回来的,为何我糊里糊涂就出来了。”齐铁嘴就问。“还有——”他盯着副官的脸看,又有些不敢注视。眼神闪烁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

副官并未察觉这眼神,正色道:“八爷,我当时正顺着铁轨往前查探,忽然听到你叫我,



微信:

张启山点头,给副官打了个眼色,副官把鸡抓起来丢给张老倌,张老倌抓过去。齐铁嘴继续:“我觉得我当时说对了,这黄仙一直在我身上,现在我把它送回来了。”

微博:

张启山点头,给副官打了个眼色,副官把鸡抓起来丢给张老倌,张老倌抓过去开始杀鸡做菜。齐铁嘴继续:“我觉得我当时说对了,这黄仙一直在我身上,只是咱们不知道,现在我把它送回来了。之前我是被黄仙给魇了。现在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我都有点记不起来了。”


微信:用他的话说,他相信命,但他不信命不能改。

微博:用他的话说,他相信命,却不信有超越自然生趣的东西。


微信:

他想到了挂在横梁上一层一层的尸体,拿倒挂着的巨大影子,心说日本人在这座古墓中,到底遇到了什么呢?为何会是这般景象?

微博:

他想到了挂在横梁上一层一层的尸体,拿倒挂着的巨大影子,心说如果黄仙来自古墓矿山之内,那这些景象也应该是深山底部古墓之中的场景。日本人在这座古墓中,到底遇到了什么呢?为何会是这般景象?


微信:

齐铁嘴一听就跳了起来:“佛佛佛爷,我他妈半条命差点没了,如果副官没把我背回来,我肯定得死在里面,我我我不行,我去不了了。铁轨找到了,我居功至伟,退休退休。佛爷这把我不收你钱你把毛驴还我就行。”

副官就道:“放心,这次佛爷背你。”


微博:

齐铁嘴一听就跳了起来:“佛爷,你这说话不算数啊,走一遭我他妈半条命差点没了,如果副官没把我背回来,我肯定得死在里面,我我我不行,我去不了了。铁轨找到了,我居功至伟,退休退休。佛爷这把我不收你钱你把毛驴还我就行。”

副官就道:“放心,我在你都没事,佛爷在肯定更安全。”



微信:

晚上吃上了酸汤鸡,齐铁嘴的舌头非常好,一吃就发现和他含着龙骨片的味道很像,心中恶心,也就没吃了多少,但他知道,他们所处的地方,所有的线索和痕迹都匹配上了。

微博:

晚上吃上了酸汤鸡,齐铁嘴的舌头非常好,一吃就发现和他含着龙骨片的味道很像,心中恶心,也就没吃了多少,但他知道,他们所处的地方,所有的线索和痕迹都匹配上了。不由浮想联翩,这忽然出现的火车,山中的古道观,石塔下的诡异地宫。林林总总,还有一块碎片,他似乎就能拼凑出整个事情的大概面貌了。只是这最后的机缘,不知道会来自哪里。


微信:

第二天一行人重新回到了破道观,在张家人整理装备的时候,齐铁嘴继续之前的勘探,之前副官忽然遭难,把他的勘探打乱,如今他抬头看着无极塔,就像熊爬树一样,笨拙的爬了上去,一直爬到中断,去看远处的整个峡谷。

微博:

第二天一行人重新回到了破道观,在张家人整理装备的时候,齐铁嘴继续之前的勘探,之前副官忽然遭难,把他的勘探打乱,如今他抬头看着无极塔,叫了两人帮忙,抬腿顶屁股,就像熊爬树一样,笨拙的爬了上去,一直爬到中断,去看远处的整个峡谷。


二十八章 

无聊1


三十章


微信:

明眼人都知道,这单面小人所在的这个位置,非常重要。

微博:

此时明眼人都知道,这单面小人所在的这个位置,非常重要。


微信:

齐铁嘴说道:“这记录的场景,可是有十二分的奇怪,如果我猜的没错,佛爷这是远古一次祭天的壁画,这些双面的古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一次真真正正是第一次。

微博:

齐铁嘴说道:“这记录的场景,可是有十二分的奇怪,如果我猜的没错,佛爷这是远古一次祭天的场景,墓葬壁画上有双面的古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一次真真正正是第一次。


微信:说明它们都是以死脸对着这颗红星

微博:说明它们都是以死脸对着这颗红星,这颗红星肯定代表着不详


微信:“可这个人混在其中,却只有一张脸,是怎么回事?”副官问道。

微博:“八爷,可这个人混在其中,却只有一张脸,是怎么回事?”副官指着那个特殊的小人问道。


微信:这种从容的描绘,以及所处整个壁画的位置,我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墓主人,

微博:这种从容,以及所处整个壁画的位置,我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墓主人,


微信:他没有提出这个问题,而是静静地看着齐铁嘴。

微博:但他没有提出这个问题,而是静静地看着齐铁嘴。


微信:

这个矿道应该比这里的其它矿道都老,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矿道一路开凿下来,凿出了这个墓室,墓里即使有东西,也早几百年搬空了。矿脉继续往下,所有工人们把工具运下来,再凿破墓道壁继续追着矿脉开采,你看这些垃圾。”四处果然有很多看似并不久远的碗筷:“这里道最近一直还在被人使用。”

微博:

这个矿道应该比这里的其它矿道都老,有可能是打通这墓室的第一条矿道,一路开凿下来,墓里即使有东西,也早几百年搬空了。四周有更近朝代的各种矿道,矿脉继续往下,所有工人们把工具运下来,再凿破墓道壁继续追着矿脉开采,你看这些垃圾。”四处果然有很多看似并不久远的碗筷:“这里道最近一直还在被人使用。”


微信:

再往里就是墓道的终点,能看到已经完全坍塌的几个墓室和耳室,什么金刚门都已经完全损毁,什么都不剩下了。铁路的终点也在这里。除了很多木隔离的箱子,还有大量的煤堆在一边,边上还有很多的矿井设备。

微博:

再往里就是墓道的终点,能看到已经完全坍塌的几个墓室和耳室,金刚门都已经完全损毁,什么都不剩下了。铁路的终点也在这里。除了很多木隔离的箱子,还有大量的煤堆在一边,边上还有很多的矿井设备。地上有粪便和大量食物残渣。



评论(6)

热度(24)